中国AI市场的最大优势是什么?数据!

“尽管你听说过人工智能的种种,但机器仍然不能像人一样思考,不过最近几年机器已经能够学习了。突然之间,我们的设备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竖起了耳朵,汽车自己握住了方向盘。今天的人工智能不像你希望的那么好,也不像你害怕的那样糟,但人类正在加速进入几乎无人能预测的未来。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人都想见见李开复这位AI的权威人士......”

关于人工智能对未来工作的影响已经被讨论得很多了。这方面李开复的言论尤其引人关注,在几天前接受CBS《60分钟》采访中,里面谈到了他所投资的AI项目的进展……     

尽管你听说过人工智能的种种,但机器仍然不能像人一样思考,不过最近几年机器已经能够学习了。突然之间,我们的设备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竖起了耳朵,汽车自己握住了方向盘。今天的人工智能不像你希望的那么好,也不像你害怕的那样糟,但人类正在加速进入几乎无人能预测的未来。所以才有那么多的人都想见见李开复这位AI的权威人士。

在一次会议中,李开复站在中间,被一群自拍者围得水泄不通。因为其工程上的才华以及在财富上的天赋,他的5000万社交媒体粉丝都想跟他同框。

斯科特·佩利:我想知道,你认为全世界的人对人工智能有所了解吗?

李开复:我想大多数人都不清楚,而且很多人有着错误的看法。

斯科特·佩利:但是你相信它即将改变世界吗?

李开复:我相信它对世界的改变超过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东西。比电力对人类的改变还要大。

李开复相信对于AI资本家来说最好的地方是在中国。他的风投机构(创新工场)制造的是亿万富翁。

李开复:这些是我们资助的创业者。

他投资了140家AI初创企业。

李开复:我们这里大概有10家10亿美元级的公司。

斯科特·佩利:你投了10家,10亿美元公司?

李开复:是的,其中还有几家100亿美元级的。

2017年,中国吸引了全球一半的AI资本。旷视科技(Face++)就是李开复的投资之一。其视觉识别系统猜测我的年龄是61岁。不过我不是61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街上,旷视科技盯住了街上一切移动的东西。这种人工智能靠3个创新才成为可能:超快的计算机芯片,全世界的数据现在都在线了,以及一种叫做“深度学习的”编程革命。过去计算机一般是执行严格的指令。现在它们被编程为自己学习了。

李开复:在AI早期,大家试图按照人的思考方式对AI进行编程。比方说我会写个程序让机器“测眼睛大小和间距。测鼻子大小。测面部形状。然后如果匹配的话,就可以认出这个是Larry,那个是John。”不过现在你可以将所有的Larry和John的照片交给系统然后“你自己来区分Larry和John。”

比方说你想让计算机在一群人中选出男人并描述他们的穿着。那么你只需要把上千万男人身穿各种衣服的照片展示给计算机看就行。深度学习就这个意思。它并没有那么智能。这只是数据的暴力破解,让你可以从上千万的例子中选择。

旷视科技把我标记成男性、短发、黑长袖,黑长裤。它把我的灰色西装搞错了但这就是它学到的。工程师发现那个错误之后,他们就会给计算机看一百万张灰色西装的图片,这样今后它就不会再犯这个错误了。

另一个我们看到,或者说看着我们的识别系统,它学习的就不仅仅是你是谁,还包括你感觉如何。

斯科特·佩利:屏幕上的那些点都是什么?那些标记在我们眼睛和嘴巴上的点。

杨松帆:是计算机跟踪的所有面部特征点。

杨松帆替好未来教育集团开发了这套系统,后者为500万中国学生提供辅导。

斯科特·佩利:那么我们来看看我们看到了什么。根据计算机,我现在感到困惑,我一般都是这种表情。但当我笑的时候我就是高兴。很神奇。

杨松帆:正是如此。

机器会留意谁注意力集中或者不集中,然后告诉老师谁学习有困难,谁很有天分。

斯科特·佩利:它知道孩子们什么时候对数学感到兴奋?

李开复:是的。

斯科特·佩利:或者对诗歌感兴趣?

李开复:是的。

斯科特·佩利:那这些AI系统能选出来自乡村的天才吗?

李开复:将来有这种可能。它还可以建立学生档案,知道学生在什么地方受阻,这样老师就可以进行针对性的辅导。

AI会逐渐取代重复性的工作。这不仅包括蓝领的工作,也包括大量白领工作。

我们发现李开复对此非常有热情。他在展望最顶级的老师进入中国最穷的学校。这位英语教师连线到了千里之遥的一个叫做Duh-Fang(大风乡:音译)的村庄。

Duh-Fang很多学生都是留守儿童。大多数留守儿童都没读完9年级。李开复希望AI能为他们带来自己当年同样的移民美国的机会。

李开复:我刚到田纳西州时,我的校长用每一顿午饭的时间来教我英语。那种关心是我在亚洲成长的适合没有体验过的。我感觉美国的教室要小一点,鼓励独立思考、批判性思维。我觉得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最好的事情。

这也是我们在李开复的公司遇到的大多数工程师身上发生的最好事情——这些人也都是美国校友,都有一个中国梦。

斯科特·佩利:你说硅谷的优势没有像外界说的那么好。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开复:在计算机、互联网、移动以及AI方面,硅谷曾经是全球唯一的技术创新中心。但最近5年,我们看到中国的AI几乎变得跟硅谷的一样好,而且我认为硅谷还不怎么意识到这一点。

中国的优势在于所收集的数据量。数据越多,AI越好。就像你知道得越多越聪明一样。中国几乎一切都在网上做的人口比美国多4倍。

斯科特·佩利:我还没见过手里没有手机的中国人。

大学生Monica Sun向我们展示了超过10亿的中国人是如何利用手机购买一切寻找一切以及跟所有人联系的。

斯科特·佩利:你担心收集关于自己的一切信息吗?

Monica Sun:我从来没想过。

斯科特·佩利:你觉得大多数中国人关心自己的隐私吗?

Monica Sun:没那么关心。

在此背景下,中国已经把未来10年占据AI主导地位当做了优先事项。

李开复还在自己的新书《人工智能超级大国:中国、硅谷和新世界秩序》中谈到了AI对未来工作的破坏。

李开复:AI会逐渐取代重复性的工作。这不仅包括蓝领的工作,也包括大量白领工作。

斯科特·佩利:哪一类工作会被AI剥夺?

李开复:基本上像司机、货运司机这些靠开车谋生的人在15到20年的时间窗口内内工作会被颠覆,而许多看起来似乎有点复杂的工作,比如厨师、服务员等等工作会被自动化,我们会有自动化商店、自动化饭店,在15年内,全球会有40%的工作被取代。

斯科特·佩利:全世界有40%的工作被技术替代?

李开复:我会说是可替代。

斯科特·佩利:这会对社会机构产生什么影响?

李开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类智慧总能够克服这些技术革命(所带来的挑战)。蒸汽机、缝纫机、电力的发明都取代了很多工作。但我们都克服了,AI的挑战在于这40%,不管是15年还是25年内,这都要比之前的工业革命来得更快。

关于人工智能的炒作有很多,但要知道这不是像人一样的一般人工智能,了解这一点很重要。这种系统可以分辨面孔和阅卷,但是它对为什么这些孩子会坐在这间教室里或者教育的目标是什么一无所知。典型的AI系统可以把一件事情做得很好,但无法将自己知道的东西适配到任何其他任务。所以目前,我们可以称之为“智能(intelligence)”,但还不是很聪明(smart)。

斯科特·佩利: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知道机器能像人一样思考?

李开复:我还是研究生的时候,大家说:“如果汽车能自己开车,那就是智能。”现在我们说这还不够。也就是说门槛提高了。我猜会有更多的诱因激励我们工作更加努力。但如果你说的是AGI(一般人工智能)的话,我想在30年内不可能,也许永远都不可能。

斯科特·佩利:也许永远不能?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吗?

李开复:因为我相信我们灵魂的神圣。我相信我们自己身上还很多自己不了解的东西。我相信人类有很多的爱和同理心是神经网络和算法所无法解释的。我目前还看不到解决的办法。显然,未解之谜过去曾经被攻克过。但要我来预测这个能在一定时间窗口内得到解决是不负责任的。(本条新闻来自网络大数据)

觉醒向量专注于为全球人工智能企业提供优质的数据标注服务;我们通过一流的质量控制体系以及优质的服务态度,持续帮助国内外人工智能企业加快产品迭代速度

© 2018 觉醒向量版权所有

Made with ♥ by Awakening Vector

业务咨询

  • +86 186-9910-8210 (杨经理)
  • +86 132-0990-0087 (李经理)
  • +86 138-9987-2898 (蒋经理)
  • +86 157-1999-4947 (团队对接)
  • info@awkvector.com